用户列表  新进用户  文章排行
 
天府哈工大 >> 情系母校 >> 闪光的螺丝钉—— 苏显富
  您是本帖第 408 个阅读者           
文章主题 
艾明<离线 >
 头衔:管理员

   楼 主 
 




注册:2004/11/30
登陆:2018/9/24
文章:322
签定:
消息 资料 好友 邮件 引用 

标题: 闪光的螺丝钉—— 苏显富

<br />
前  言<br />
苏显富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践行了"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人生誓言。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伴随看时代前进的步伐,从北国边陲,一步一个脚印地迈向南海之滨。在不断变换的岗位上绽放出无所不能的火花。苏显富将平凡的人生,奉献给了中华复兴的伟大事业,是个平凡而伟大的人,是一棵闪闪发光的螺丝钉!<br />
苏显富晚年身患多种重症:三十余年的糖尿病导致肾功能衰竭,心肌梗塞搭桥四处,脑溢血后遗边瘫。在右肢瘫痪的情况下,他用左手点击键盘,在临终前一月写出了这篇回忆录。这是他的心血之作,弥足珍贵。今天适逢苏显富82岁生日,发表他的回忆录以兹纪念。回忆录标题《闪光的螺丝钉》是我加的。<br />
艾明<br />
2018年5月4日<br />
<br />
   一、苦难的童年<br />
   1、怡然自得的大脑壳<br />
   在东北沦陷,日本兵临北平城下的1936年,我降生在四川江津一户贫苦人家,成为家中的"三娃子”。父亲执教私塾的收入不足以养家,便投奔地质队当学徒。母亲生下我三天就下地干活,不能在床上"坐月子"。由于营养不良,我发育畸形,瘦小的身躯上顶着一颗硕大的脑袋。邻居老小形象地直呼我"大脑壳”。父母对我的身体缺陷深感忧虑,到处求医问药,特制了"肥儿糕",供我独享,令哥哥眼馋。我对这些异常情况不以为然,対大脑壳这个称号,怡然自得。觉得脑壳大,脑髓多,聪明,有什么不好?等到父亲学完徒,有了正式工作,家庭经济状况才有所好转。我们的家也随父亲搬到江北县龙王洞。我五岁上学,学习努力,成绩优良,常常得甲等,父母很高兴。我得了甲等,妈妈就奖励一个黄糕粑。甲等得多了,就奖励吃烧麦。并允许我跟小伙伴们去门前小河抓鱼捉蟹,开心极了。但因身体虚弱,常常尿床,为此妈妈没少駡我,不过从未体罚,只是戏称我为“留尿狗”。问我尿急了为什么不叫妈妈?我如实回答:尿急的时候,到处找不到厕所,实在不行了,就只好在无人处方便了,于是裤子湿了,床也湿了。<br />
    2、大脑壳的天塌了<br />
    我的家随父亲的工作而搬迁,1943年搬到合川县麻柳坪。我读到初小毕业了,但麻柳坪小学没有高小,无奈,只好再读一次四年级,反正年岁尚小。<br />
紧接而来的狂风暴雨把我的天吹塌了。妈妈生小妹妹时流血不止,与世长辞。我痛哭流涕,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这么小,身边还有一个刚满两岁的弟弟,今后怎么活呀!<br />
妈妈去世后,爸爸把我们接到他们工厂去住,还请人照顾我们生活。不久又把我送到草街子小学读高小。草街子小学据说是陶行知先生创办的,可以住校。人倒霉时喝凉水都塞牙,刚读三个学期,爸爸又失业了,我被迫退学。<br />
倒霉的事不断袭来,回老家途中我们的路费花光了。离家还有一百多里地,爸爸无法把我们两个小不点弄回家。无奈之下只好将弟兄俩寄存在客店里,然后回家借钱取人。我此时的心情特别失落,怕爸爸也跟妈妈一样离去,再也不管我们了。我每天领着弟弟在客店门前的公路上等待,真是望眼欲穿。好心的客店老闆还不错,每天给我们吃喝,并安慰我们不要急,爸爸会回来接的。不知过了几天,父亲终于把我们接回了家。<br />
回到家中,日子也很难过。妈妈没了,爸爸要出去找工作,弟兄俩无人照料,只好投奔远嫁跳石乡的姑妈。姑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姑妈的俩位姐姐也在读小学。于是我便跟姐姐们在跳石乡小学读完了高小。我读了四个小学,终于毕业了。<br />
当时,正值国民党政府崩溃前夕,物价飞涨,伪币贬值,金圆劵、银圆劵满天飞,分文不值。我父亲工作的陪都学院发不出工资了。我报考了全善中学,虽然考试成绩名列榜首,但还是失学了。两个表姐上了中学。为此我十分伤心,记恨姑妈多年,暗中痛哭多次。<br />
姑妈家的日子也越来越困难,终于向我爸下了逐客令,要我爸立即接走。说实在不行也可以把我留下,但必须改名换姓过继给他们。我坚决不同意留下,于是父子三人又奔向更加苦难的前程。这时大哥因为21兵工厂的技工学校停办,也回家来了。一家四口团聚是好事,可是高兴不起来,四张嘴要吃饭怎么办?大哥自告奋勇去打工,养活全家。当时,我们大院住着一位铁匠,他的铁铺正缺一位抡大锤的帮手,哥哥愿去学徒。老板一看哥哥是个膀大腰粗的小伙子,就欣然同意了。只是告诉哥哥,现在生意不好,只能打点吃点。什么意思呢?当时已进入了以物易物的时代,农民来修理或打制新农具,都是给大米而不给钱。他说我没钱给你,就大米分着吃吧!哥哥分得的大米不多,一家四口只能以稀饭度日。爸爸倒十分乐观,认为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的。有时领我们去河边钓鱼,那时鱼真多,每次都能钓一两斤,用水煮鱼加稀饭改善生活。有时还教我们下象棋、打桥牌,家庭生活虽然清苦,但无比温馨。<br />
日子越来越难过,哥哥挣的大米不够全家吃稀饭了,只好把弟弟送到舅舅家去,尽管舅舅家也穷。我则必须自己养活自己,到数十里外去挑柑橘卖,挑牛肉卖,跟随堂兄到百里之外的成渝铁路工地捶碎石,这才找到吃饭的地方。捶碎石十分辛苦,先得到采石场抢回大片石,再砸碎为要求的小石子,并码方交检。在烈日下的高强度劳动,极易中暑。有个毒辣辣的大热天,我突感不适,撒出的尿跟血一样,红红的,吓死人。把血尿光了,还能活吗?我恐惧得哭了起来。大人们问我怎么回事。我说尿血了。他们说别哭,小事一桩,你是中暑了,喝点玄麦甘桔汤准好。我赶快去买了药,真灵!只喝了一剂药就全好了。<br />
解放了,工厂很快恢复生产,我父亲有了工作,我也不用捶砕石了。由于我年幼体弱,砸了几个月的石头还不够伙食费,最后堂兄给我补齐余额才得以脱身。<br />
父亲在江北铁厂工作,距老家两三百里,必须长途拨涉两天才能到达。出发前,哥哥給的路费只够吃一碗白饭和过河的船钱,当天必须赶到远房伯父家,才有吃住。不巧,碰上重庆因镇压反革命而戒严。我精疲力竭的赶到海棠溪时,已封渡无法过江了。还好,等了不久就解严了,我赶紧过河去寻找伯父。伯父家我没去过,只知道住在中山二路xxx号。中山二路在山城的最高处,我从重庆朝天门码头出发,走过通城到两路口,才找到中山二路。重庆的门牌号也真捉弄人,前后号码都有,唯独没有我要找的号码,一打听才知道该号就在两号之间的山坡顶上。我都快崩溃了,终于找到了落脚点,十分高兴。伯父热情地接待了我,留我休整了一天,又给了路费,我就继续上路了。还有一百多里路,我起了个大早,走到天黑也未到达。荒山野岭无处可歇息,必须继续赶路。我没有见过鬼,也不怕鬼。但走起路来老是背沟发凉,总觉得有什么跟着自己走似的,也不敢回头。后来,鼓起勇气转过头去看,什么也没有。于是以歌壮胆,边走边唱,终于胜利的走完了全程,见到了父亲。<br />
二、灿烂阳光下茁壮成长<br />
父亲所在的江北铁厂离江北二中只有十几里路。当时江北二中正在招生,我立即去报考。功夫不负有心人,一考即中,由此开始了我新的人生。<br />
继续学习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学校又给了我甲等助学金,这么好的学习条件,真是如梦似醉。我拼命学习,成绩全优。毛主席教导青年学生要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所以,我除了刻苦学习外,还努力作好社会工作,从班长作到学生会主席,工作出色。同时抓紧时间锻炼身体,除了正常的体育活动外,还和班上的李应学、艾明等六位同学成立了全校唯一的游泳队,坚持春夏秋冬天天到野外游泳,打霜落雪也不间断。我逐渐成长为一名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优秀学生,受到学校和县里的好评,是江北二中唯一的一名“江津专区三好学生”。<br />
江北二中是由地下党创建的,具有光荣革命历史的学校。校长王樸出生于大地主家庭,腰缠万贯。但他投身革命,担任共产党川东地区财经负责人。为了掩护革命工作,他变卖家产,创建了莲华中学。后更名为志达中学,解放后改为四川省江北县第二中学校,简称江北二中。当时有许多地下党人以教师职业为掩护从事革命工作。有五位老师为民族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是王樸、齐亮、李青林、马秀英和王全章。王樸校长是解放前夕与著名的陈然烈士一起被国民党枪杀在重庆大坪的。烈士们的牺牲激发了全校师生的革命热情,大家决心继承先烈遗志,努力学习和工作,为建设繁荣富强的新中国英勇奋斗。我就是在这个革命摇篮里迅速成长为一个决心献身革命的共产主义者。1956年5月14日在江北二中我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一同入党的同学还有李应学、李永惠、杨宗江。<br />
三、生命不息追梦不止<br />
1、决心科学报国  追梦哈工大<br />
1957年高中毕业了,朝气蓬勃,雄姿英发,决心到名牌大学去深造,梦想成为科学家,以科技兴邦。我与好友艾明以全县高考最好成绩同时被哈尔滨工业大学录取。<br />
来到哈工大正赶上松花江洪水泛滥,道里、道外都处于被淹的危险之中。报完到,放下行李,马上奔赴松花江堤,参与抢险。我的任务是搬运沙石袋上火车,每袋少说也有200斤,要扛着如此沉重的沙袋跨上颤颤悠悠的跳板,确实困难,劳动强度很大,非常累。经过全市人民的英勇奋战,终于制服了特大洪魔,保住了哈尔滨。松花江畔高矗的“防洪纪念碑”也有我的一滴汗水。<br />
抢险归来就开学上课,我们精密仪器系一年级200来人,分为七个小班,未分专业。当时反右斗争正在轰轰烈烈地进行,我被任命为年级反右核心组成员,小班核心组组长。<br />
大鸣大放时,我们正在中学埋头苦读,准备高考。进大学后,已开始反右了,谁也不敢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所以我们一年级没有发现右派言论,没有右派份子。<br />
开学后我努力学习,保持成绩优秀。期末分配专业,我面临着麻烦和考验。我报考哈工大是冲着电子计算机和自动控制两个专业来的。我对物理学、电子学有浓厚兴趣,认为这两个专业是实现梦想的天梯,最能发挥我的特长,便于攀登科学高峰。现实是这两个专业都无朢了。因为上一届的留苏预备生由于中苏关系恶化不能出国,只能在国内学习,专业由他们任选。于是计算机和自动控制两专业被他们选走了。当时全年级七个班共有十四名党员,为了便于开展工作,党委要求每班分两名党员。我只好选择了不被看好的议器制造工艺专业。<br />
我的社会工作从议器系学生会学习部长到系学生会主席,又改为共青团哈工大常委兼议器系团总支书记。从这时起就半脱产了,团委有工作就不能听课,只能找辅导老师补习和抄同学笔记。虽然成绩有所下降,但还可以继续学习。后来,党委决定我暂停念书,全脱产从事党的工作。这一决定象一声惊雷把我震懵了。书都不能念了还谈什么梦想,思想斗争十分激烈。冷静下来以后,我给自己提了一连串为什么,为什么要读书?为什么要当科学家 ?当了科学家又干什么?难道是为了光宗耀祖吗?不是。唯一的结论就是为党、为祖国、为人民多做贡献。这一点想明白了,问题就迎刃而解,我愉快的走向新的工作岗位。<br />
先干了几天党总支宣教干事,接着被任命为仪器制造工艺专业党支部书记。不久,国家进入经济困难时期,李昌校长提出干部下厨房,书记进食堂。于是我被调到仪器系食堂担任党支部书记。我和党总支副书记周尔姗同志一道,对炊事员和同学们进行了国家形势教育、忆苦思甜教育,还组织学生到厨房帮厨,以改善同学与工友的关系。我们还弄回一些轧糖以后的甜菜渣来做代食品。将甜菜渣浸泡、淘洗干净后,包玉米面团子、作蒸糕,很受大家欢迎。纾解了食堂矛盾,逐渐渡过难关。<br />
完成食堂党支部书记的任务后,被调到工程化学系当电化学专业的党支部书记。此时中央决定除特殊情况外,从学生中抽出的工作干部都回去学习。我继续学习的机会又来了,十分高兴。可是,眼看一个个被抽调出来的同学都回班了,我还没有消息。我坐不住了,赶快给李昌校长写信,表示自己希望回班学习。等了好几天没有回音,又写了第二封信,仍然无结果。我急了,再写信,说明我在中学时是专区三好生,适合进一步培养、深造,还把我各个学期的成绩单全部寄给校长。很快就接到回班学习的通知。因为停学工作三年,未能回到仪制57班,而去了仪制60。<br />
1965年大学毕业,虽已29岁,但觉得知识学得还不够多,决定再搏一把,报考了国防部第六研究院第九研究所的研究生,欣然被录取。等我报到时研究院已转业到第三机械工业部。我和张志盛两名研究生先是参加北京市四清运动,后是下厂实习。实习尚未结束就奉调回所参加文化大革命。此时我们的导师已被打倒,我们从总工程师办公室落户到仪器仪表研究室。四人帮污篾研究生制度是培养修正主义的温床,研究生是修正主义的苗子,研究生制度就被砸毁了 。我们参加了所里的文化大革命,在批判大会上,我积极发言,表示了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的决心。九所正常的科研、生产程序遭到破坏。以工人为主的829造反兵団联合各研究科室的造反派,成立了九所夺权指挥部(革命委员会),来管理九所的运行。我是刚进所的研究生,又是老党员,故被推选为指挥部成员,分管政工工作 。此时,女友李永惠正好陪黄继光的母亲邓妈妈来北京见周总理。她已年满三十,我也快三十二岁了,尽管我们毫无准备 ,还是决定立即结婚。<br />
研究生制度砸烂后,我要求到成都工作,以解决两地分居问题。由于计划中的成都飞机研究所(611)尚未启动,我作为611所储备干部暂时落户清江仪表厂(161)。当时,成都正在武斗。我冒着生命危险,穿越枪林弹雨才回到家中。等抢战平息后才去工厂报到上班。<br />
2、立志建设三线  去到偏远的贵州深山<br />
清江仪表厂负责在贵州山区建设一座机载雷达厂。我觉得自己还年轻,应到艰苦的地方去参加国防建设,于是报了名,并获得批准。我们筹建组40人便浩浩荡荡向贵州安顺深山进军。在荒凉的山区建厂,先修公路,然后再架设动力和照明线路,同时打水井,实现路通、电通、水通。接下来是平整土地和挖掘房屋地基。山区的气候恶劣。一天夜里稀里哗啦一场冰苞,把我们住的油毛毡工棚全部砸烂,人则在床下躲过一劫。第二天早上抬头一看,整座山的树木全成了秃子,连野兔也被冰苞击毙。虽然环境恶劣,生活艰苦,但建设者们仍然热情高涨,干劲十足。<br />
文革的浩劫无处不在,远在贵州深山建设三线的我也未能幸免。一天工厂召开职工大会,我在室内管理会场广播设备,军管会组长叫我去会场开会,刚进会场组长就向我宣布:苏显富你在北京有516问题没有交代,现在停止你工作,进学习班学习。话音刚落就上来俩人将我架走了。从此我失去了人身自由,吃饭、走路、睡觉,都有两位监管人员看管,寸步不离。大会小会不断批斗。这莫须有罪名,无法落实,一天一天的耗下去,连监管人员都烦了,他们只好停办学习班,改为班组监督劳动。我才恢复部分自由,可以回家了。但516份子的帽子还在人家手里攥着。终于有一天军管副组长来给我落实政策,说你的事已经查清了,结论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问我还有什么要求。我说:你们在什么场合宣布対我进行516问题审查的,就在什么范围给我平反。于是,召开全厂大会为我平反。  <br />
1975年,我们青松机械厂的厂房俢起来了、主要生产设备已安装完毕,职工宿舍、职工食堂、子弟小学都完工了,可是我们将要生产的产品——机载雷达还没有研制出来。无奈,工厂只有下马。<br />
3、继续追梦  小试牛刀<br />
516问题平反后,本想回四川工作。但上级领导说:三线建设需要我们,希望留下来,贵州内的单位我们可以任意选择。并希望我去三线建设基地指挥部——贵州省国防工业办公室工作。考虑到我们都是搞科技的,夫人李永惠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系计算数学专业,于是我们选择了生产电子计算机的南丰机械厂(贵州凯里)。电子计算机正是我曾经不远万里追梦哈工大的首选专业,现在竟然不期而遇,真是喜出望外。我决心在计算机行业大干一场。<br />
到南丰机械厂后,厂领导希望我们二人承担部门领导职务。经协商后决定,李永惠担任总装车间党支部书记,从事政治工作;我从事技术工作,担任内存工艺室副主任。主任是留苏专家孙宗英同志,在计算机技术方面颇有造诣,为人谦和,诲人不倦。我两搭档很协调,他成了我学习计算机的老师。<br />
内存工艺室正面临0-56mm记忆磁芯测试机的研制任务。老孙负责测试机电路部分的研制,我负责研制精密测试头。他们以前搞过0-8mm的磁芯测试机,可供参考。只不过0-56mm磁芯测试机的测试头精度要求高多了。我用0-8mm的测试机试了一下,一开机便见磁芯满天飞,不是测试针碰弯了,就是磁芯捅飞了,根本无法工作。看来,测试机的精度,是研制的关键问题。我把测试头拆下,対各个环节进行认真检查,从零部件的加工精度,到整机的装配精度,从机器的静态精度到动态精度都进行了认真分析研究。结果发现;震动上料环节问题不大,磁芯在料槽内排队待测也没有问题,关键是磁芯未能准确送到测试位置上。仔细察看发现步进电机送料干的吸孔,在多次吸取磁芯后被严重划伤,导致所吸磁芯歪斜,其孔面与测试针不垂直。怎么办?那就用硬度大的刚玉来做吸盘吧。再观察穿针环节,发现测试针有颤抖和晃动及针易损坏的问题。于是着手改进步进电机,消除震颤,提高运行精度,同时用耐磨的铍青铜做测试针以解决耐用问题。并将穿针干嵌入聚四氟乙烯棒内,聚四氟乙烯棒选择轻动配合。聚四氟乙烯有自润滑作用,耐磨,可提高运行平稳性。在找准了提高测试机精度的技术关键之后,我们就紧锣密鼓地开始了0-56mm磁芯测试机的研制工作。到苏州去买回宝石轴承鑲嵌到送料杆上做吸盘,到云南去买回铍青铜丝做测试针,逐一进行试验。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奋战,终于让这桀骜不驯的测试机小姐低下了高傲的头颅,伸出纤纤素手按部就班一颗一颗地对磁芯进行认真测试。我们胜利了,向部里报了喜,并立即组织了批量生产,救了当时计算机生产之急。<br />
在小平同志指示恢复高考时,六院九所向我发来通知,询问是否愿意回所继续研究生学习。我当时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而磁芯测试机的研制工作正忙碌着,无心再回所学习。张志盛回所学习,并作为访问学者去美国进修。而我则与此失之交臂 。<br />
4、放弃科学梦  甘当鋪路石  <br />
改革开放后传来特大喜讯,电子工业部和广东省联合从法国引进小型电子计算机生产线。为此,在广州组建华南计算机公司。新公司点名要我夫妇二人参加筹建组。从封闭的大山跃进到开放的广州,是大家梦寐以求的事,厂里不愿轻易放人。后经双方协商,我们连同厂长、书记的搭配人员同时调入广州。<br />
新公司总经理张家骏同志找我谈话,说现在公司技术人员多,管理人员太少,要我改行搞管理,我爽快地答应了。因为在大学时早有放弃学习改行政工的预习,不用再做思想斗争了。李永惠从车间党支部书记转任公司人事教育处处长,也很自然。<br />
我到华南计算机公司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当公司驻北京代表。主要任务是代表公司与国家计算机总局联络。同时迎送来自法国帮助建设的专家,并组织翻译大批法语资料。中国的-万里长城世界闻名,常言道“不到长城非好汉”。所以不管是一批专家还是一位专家来华,我都得陪同遊覧长城。他们都成了“好汉”,我却成为负担。<br />
从北京归来,我担任企业整顿办公室主任,负责建立健全公司各种生产经营管理制度。这项任务対新建公司来说工作量很大。后来企业整顿办公室改名为公司企管处,我任企管处处长兼公司法律顾问室主任。企管处的一项重要工作是贯彻落实经济责任制。公司属下设有销售公司、软件公司、机房工程公司、研究所、索拉机厂、小型机厂、微型机厂、四厂等生产经营单位。企管处的任务就是把总公司的经济责任落实到这些生产经营单位。下属生产经营单位向总公司签订经济责任承包合同。这是一项十分艰巨而复杂的任务。<br />
离开企管处后,先任公司办公室副主任,后升主任、总经理助理兼公司办公室主任。管理的事情就更多了,就连公司迎来送往、请客吃饭的事都得管,真是忙得不可开交,就象公司的管家,做了些什么还报不出账来。以后公司将计划处、技术处、机动处合并为综合管理部,任命我为副总经济师兼综合管理部部长。我的技术职称评定为“高级经济师”。再以后公司将党委办公室合并到公司办公室,我又被调回去任副总经济师兼办公室主任。直至退休。管理工作做了不少,但没有什么建树。<br />
                   2017年12月23日于广州<br />
<br />
<br />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编辑 发贴时间: 2018/5/5 17:06:50 118.112.206.218
页次:1/1 每页10个主题

[1]

快速回复标题





锁定 | 解锁 | 固顶 | 解固 | 精华 | 普通 | 移动 | 删除 | 恢复

成都哈工大科软信息有限责任公司
黑龙江省科技园区及科技型中小企业服务网
成都两仪企业后勤服务有限公司
黑龙江省农超对接商务云平台